幽兰是韩文清太太!!!

乙女乙女乙女!!!tf好啊啊啊!!!

【欧美圈新人虐梗指南】那些欧美群像里的著名虐梗

马克

饭•糕:

擦玻璃 ————— 星际迷航2#宇宙夫夫#
浴缸杀 ————— 云图
摔电脑、淋雨boy—————社交网络#ME#
沙滩离婚————— X战警前传1#EC#
教授粉碎、空轮椅、一个人下棋
墨镜风化—————X战警1、2、3#EC# #狼队#
吧唧掉、美队掉、回眸一笑(并不)————— 美国队长1、2#盾冬#
船戏、怀中抱瑟杀、湖边的老梅林(嘿嘿)
————— 梅林传奇513#亚梅#
肖大锤倒地、停尸房、513(呵呵)—————疑犯追踪#肖根# #RF#
基妹掉、捅肾*N、风化的基妹————— 雷神1、2#锤基#
妮妮掉、拖盔甲、幻视……—————钢铁侠3、复仇者联盟1、2#贾妮#
摔杯子、破相、死在peter怀里的harry,—————超凡蜘蛛侠2,蜘蛛侠3#蛛绿蛛#
拥抱花式捅肾—————汉尼拔#拔杯#
夏洛克掉、婚礼*2—————神探夏洛克、大侦探福尔摩斯1、2#福华#
爆头杀—————王牌特工#哈蛋#
婚礼again—————魔戒#AL#

ps:
哈利波特:由于cp巨多up主脑部功能紊乱 已卒
邪恶力量:导演、编剧我****(虐梗太多我竟无从下口……)
pps:仅限up主自己喜欢的cp 求不撕orz

【人机】Shadow

哎呀。。。真的挺久没有更新了啊哈哈哈。。。真的抱歉!【土下座】我我我估计以后都恢复这种更新方式了,不发图了。。。。



这次来嫖一把博派

擎天柱X你

人机雷慎,ooc有,bug有

可以接受就开了

3



2



1



开始!


“所以你这种情况,还是住院比较好,毕竟你还年轻,有治愈的可能性的……”医生尽力的安慰着你,而你却根本听不清眼前的医生在说什么,只是看着诊断书上潦草的几个字:肺癌晚期。
“不用了,我就不住院了,麻烦你了医生。”你最后反应过来,将诊断书揉成一团塞进口袋,不顾身后医生的劝阻径直走了出去。
医院的门口,一辆黄色的跑车在门口等着你,你也直接上了车随后绝尘而去。
来接你的是大黄蜂。他询问似得发出几声疑问的电音,你拍拍方向盘,示意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回到基地后,擎天柱问你就诊情况怎么样。“啊啊,没事,只是单纯的嗓子发炎。”你随口说到,然后掏出一根烟含在唇边。“既然嗓子发炎了就别抽烟了。”救护车在一边皱了下眉头。你向基地外走去,背对着向他挥了挥手,点燃了唇边的香烟。
众人无言。
没人能说你什么。你是被擎天柱收养的,那时你已经十几岁了。
你的父亲是一名士兵,在你十五岁那年战死。你成了孤儿。
你去军营领你父亲的遗物时,那是擎天柱第一次见到你。你拿着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站在路边。父亲留给你了一个翻盖打火机和一个铁烟盒,看起来是配套的,花纹已经被磨掉了,看起来前一任使用者很爱惜,估计经常拿在手中把玩,铁做的机身泛着明亮的金属光泽。那个烟盒里还有几根烟,估计是士兵准备留着的,但他再也没办法享用了。
擎天柱看着你从烟盒里仅剩的几根香烟中拿出一根叼在嘴边。然后掏出打火机,笨拙的点燃,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剧烈咳嗽起来,直接被呛出了眼泪。但你没有停下,一口又一口的折磨着自己,到烟燃尽时,你已经是眼睛通红满脸眼泪了。你一言不发的擦干眼泪,随后离开了。
擎天柱看得出,这个十几岁的女孩并不会吸烟,但她还是选择点燃了它。擎天柱也看到了,在那根烟燃尽后,女孩眼中所有的痛苦与悲伤全部都随着那根香烟一起燃尽了。只剩下一对蓝色的眸子,冰冷的让人心寒。
在擎天柱第二次见你时,他决定让你跟着他。
那是一天早上,天刚亮,擎天柱准备回基地,却看见你在基地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他认出了你,疑惑你为何会在这种荒芜的地方。
而你并没有注意到那个高大的机器人,你只是含着燃着的香烟蹲在那里,眺望着远处的朝阳,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呼出烟雾。缥缈的烟雾在阳光下弥漫,又逐渐消散。阳光映照在你的脸上,使那对蓝色眸子也跟着亮晶晶的,带上了一丝温度,让你整个人显得颓废又生机勃勃。
擎天柱的火种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情感,他将你带回了基地,没有做任何申请,只是征求了你的同意。你也没有惊慌,在父亲去世后,已经没什么能让你有大幅度的情绪波动了。


“擎天柱,她这样下去是无法融入人类社会的,要知道,我们没办法照顾她一辈子,她已经十八岁了。”救护车的声音将擎天柱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况且吸烟并不是什么好习惯。”救护车补充道。
“你说的没错,”擎天柱回答,“我会试着和她谈谈。”说完擎天柱便转身离开了。
救护车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次的谈话又是没有结果的事,那孩子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情感一样,面对谈话只是一味的应答。抽烟的习惯是谁说都没用,只有在擎天柱面前她才会收敛一些。
擎天柱并没有找到你。在傍晚的时候擎天柱收到一条短讯,是你发的,说你晚上不回去了。擎天柱有些奇怪,你平时从不在外面过夜的。但他答应了,因为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没有权利干涉你的生活。


你坐在酒吧里,看着身旁疯狂扭动的男女,莫名的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看着手中蜜色的酒液倒影出自己的影子,却像是看到了自己死后的样子。
“该死的。”你突然莫名的烦躁,伸手打翻了酒杯。酒液泼了你一身,漂亮的玻璃杯子在地上磕成了碎片。
你走出酒吧,不自觉的从铁盒中拿出一根烟,你点燃了它。但你却并没有动作,只是看着它一点点的燃烧,就像你的生命一般。
“Fuck.”你随地坐下来将脑袋埋在膝盖之间,“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已经一星期没有回去过了。

擎天柱虽然担心你却没办法去找你。因为你每晚都有发消息确认你的安全,并且明确的提出不要来找你。
酒吧的调酒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黑人,叫做John。他都已经认识你了。你每晚都坐在那里,一杯又一杯的灌着酒,看着让人难受。
这晚你还是这样喝着酒,却感到手中的酒杯被人抽走了。你抬头一看发现是他,皱了下眉头,“还给我。”“Well,”John没有动作,只是低头从酒吧柜台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和一盒药片。“喝点解酒药吧,你这样对身体不好的小姑娘。”John有些担心的说。
“不要你管。”你冷漠的拒绝了他,把手中的空瓶子往桌上一放,“再给我一瓶。”
John看到你这样叹了口气,从柜台上又给你拿了一瓶下来。
你不知喝了多少,只记得最后不省人事的走出了酒吧。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酒吧的躺椅上。
“唔……该死的……”你觉得自己的头要炸开了,不禁用手按住太阳穴。
John看到你醒了,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你醒了小姑娘,喝点热水吧。”“不用。”你冷淡回答,刚起身想要离开,却感到眼前一片模糊。你甩了甩头,忽略了这回事,向着酒吧大门走去,却听到一阵鸣笛声。你往外面一看,看到了一辆红蓝装涂的卡车。
“哦该死的——”你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John凑过来说:“你睡着的时候电话响了很多次,我就帮你接了。听口气像是你的家人,我就把酒吧地址告诉他了。”“妈的……”你在心里默默地对John竖了一个中指,磨磨唧唧的爬上卡车。
坐上车后你一言不发,闭着眼靠在靠背上。就在快回到基地时,擎天柱终于说:“你不该喝这么多酒。”“嗯”你随口应到。
回到基地时,救护车正在屏幕前处理文件,看到你回来了,又闻到你一身的酒味,眉头皱成一团。“你去哪了?”
近乎是质问的语气,让你很不爽。“这跟你没关系吧,我跟擎天柱说过我不回来了。”你不耐烦的回答到。
平时你是绝对不会以这种语气和救护车说话的,但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你真的生气了,你的语气重了很多。
“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要为你以后的人生负责啊!”救护车气不打一处来。而你却一下子呆住了,“以后的人生”这句话盘旋在你耳边。
你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爆发了,“人生?!去你妈的人生!我不需要!!我不要以后的人生了!你他妈知道什么?!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你歇斯底里的吼道。
偌大的基地回荡着你的声音。大家都呆住了。“Amy……你没事吧……”救护过了许久后开口,突然把你从怒火中拉了出来。
“对……对不起……对不起……”你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你只感到一阵呼吸困难,控制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
“Amy!”救护车想要扶住你,却被你躲开了,你只觉得一阵窒息,便不省人事。


“滴——滴——滴——”
你再醒过来就听到了这刺耳的声音,你取掉脸上的氧气面罩,坐起了身,刚准备下床就看见擎天柱带着救护车走了进来。
“Amy,你有事瞒着我们。”
肯定句的语气,让你有些心虚,却还是回答道:“没有。”“那你给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救护车忍不住插话,并且拿出一张纸。
你看着觉得眼熟,摸了摸自己口袋,发现诊断书已经不翼而飞。你知道自己瞒不住了,故作轻松的叹了口气,“好吧,看了这张纸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你耸了耸肩,“我得了癌症。”
“为什么瞒着我们?”擎天柱终于说话了。你脸色一沉,“不想说而已。”
“Amy……你……”救护车还想说什么却被你打断了,“我累了。”你又重新躺下,用被子蒙住头,干脆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你听见关门的声音才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早就攥在手机的香烟,刚吸了几口你就控制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但你还是强忍着抽完了这根烟。在这时你才发现白色的被子上已经是血迹斑斑,你又看着自己的手心,也全都是自己咳嗽出的血迹。你自嘲的笑笑:“都是自找的。”说着你随手在手心摁灭了烟蒂。皮肉烧焦的味道传了出来,而你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Amy,我听见你刚刚在咳嗽,我给你找了些药,你……”救护车刚走进来就闻到一股烟味,“你又抽烟了?”
“啊,是啊。”你握起手,藏住了手心的烫伤。“把药喝了。”救护车索性不再说什么。“不用了,”你拒绝了,“我不想治疗。”
“Amy,”救护车的声音带上一丝心痛,“癌症是可以治好的。”“不用了,”你还是拒绝了,“我……”你犹豫了一会儿,“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最后救护车还是没有逼你,他只是十分自责,虽说你们相处时间不长,但他还是十分关心你。也许是孤独而长寿的外星人在旅行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也许是处于对弱者的同情,他还是会自责。自责自己没有早些发现你的异常,自责自己没有深度研究地球本土的疾病,自责自己在平时没有约束你的坏习惯。总之,他就是不想对你的病感到无能为力。
于是他便开始研究地球的医疗手段了。但他发现目前的医疗水平没有可以根治癌症的方法。



“该死的,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救护车狠狠地锤了下桌子。“不要太过急躁老朋友,总会有办法的。”擎天柱拍了拍他的肩。“唉……”救护车叹了口气,却突然听见身后有一阵响动,转身发现你摔倒在他们身后。
“Amy?你怎么在这?很晚了,怎么不去休息?”救护车急忙去想要扶起你,你却摸索着自己站起来了。你搓着手臂,说:“没什么,只是刚刚疼的睡不着想起来吃些药的……”你停顿了一下,“但是……”“怎么了?”
“我……我发现我,开始看不清了。”你的声线带上一丝颤抖。
他们沉默了,空气中只剩下你有些不匀的喘气声。
良久后,擎天柱先开口了,“我先带你去休息吧。”说着就伸手将你放在肩头带回了房间。留下救护车一人在身后。
待你们都离开后,救护车突然又开始了工作。“快要来不及了。”说话间,无数的资料从他眼前略过。

擎天柱径直带你回到了卧室。他将你放在床上,又帮你找了药,看着你躺下很快沉沉的睡去。他突然想起来你小时候的样子。

由于没有受到有效治疗,你的病情迅速恶化了,就在那天晚上你的眼睛出了问题之后,各种并发症都出现了:呼吸困难,咳血,全身疼痛……让你几乎每晚都睡不好觉,只能靠止疼药维持。你已经感觉到你的时候不多了。

那天早上,你早早地起床洗漱,但因为眼睛的原因也免不了一阵磕磕碰碰。
“怎么回事。Amy?”早起的救护车听到声音询问道,“没什么,我有事找下擎天柱,你知道他在哪吗?”你扎好头发问到,“嗯?他好像在控制室那里。”救护车有些奇怪你为什么找他,但还是告诉了你擎天柱在哪,“需要我带你去吗?”救护车看你的步伐有些担心。“没事,我自己去就好,谢谢你。”你说着就扶着墙走开了。
你找到擎天柱时他正在检查系统,你抬头叫他,他才意识到你来了。“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要在睡会儿吗?”擎天柱问,“不,不用了,我想让你带我去个地方。”你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吗?”擎天柱放下手头的工作,“嗯。”你点了点头,“嗯……好吧。”擎天柱沉思了一下,“走之前你再加件衣服吧,天还没亮,外面气温还很低。”他看着你的着装。因为眼睛的原因,你早上起来随手扯了一件T恤穿上了,没有穿外套。
你乖乖回去拿了外套,和擎天柱一起出了基地。
“我想去这附近的那个山丘。”你告诉擎天柱,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就是那个我遇到你的地方。”
擎天柱速度很快,你只感到有风透过车窗缝隙透了进来,让人起了些鸡皮疙瘩。
在你们到达那个山丘之时,天已经快亮了,橘红色的光微微透出天际,整个天空都被染上了阳光的颜色。
你披着外套有些踉跄的走上山顶,看着那即将喷薄而出的朝阳,拼命地睁大双眼,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终于,朝阳终于挣脱了黑暗的束缚,橘红的泛着金红的阳光张牙舞爪的向外奔去,疯狂的占领了视野能及的一切地方,包括你那对蓝色的眼睛。
你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微不可见的勾了下嘴角。
擎天柱在一旁看着你,他想起在这遇见你的情景,那种颓废的气息再一次出现在了你的身上。
“擎天柱,”你突然叫他,“嗯?”“出太阳了呢,”你回头看着他,注视着他那对蓝色光镜,“出太阳了。”说着你笑了起来。
这是擎天柱第一次看见你笑的这么自然灿烂。橘色的阳光撒在你金色的长发上,让你整个人看起来像在发光一样。他愣了一下,“啊,是啊,人间的朝阳总是这么美。”他回答道。
你看着他眯了下眼睛,说:“擎天柱,我有东西想给你,把手伸出来。”你这么要求道,擎天柱也照做了。你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他手心然后示意他低头。他将头低下,尽量与你平视。你伸出手抚上他的面甲,将额头贴在上面。
“擎天柱,我很喜欢你,”你说道,“非常喜欢你,可是你太完美了,一切的一切都这么完美。”
“我有时候是这么的庆幸,我的父亲给了我这对蓝色眼睛,和你的是这么像。”
“可是我太没用了,我太笨了。我永远没办法追上你,连陪在你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我真的好喜欢你,但是我也好讨厌你,为什么你会这么完美呢?”
“我甚至不敢靠近你,为什么你当初要收养我呢。”
擎天柱静静地听着面前的女孩的倾诉,他感受到了那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迷恋与深深的自卑。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在他的面甲上,他知道那是你的眼泪。
过了许久,你才抬起了头,直视着他和你相似的蓝色光镜,“对不起,请一定要保管好我交给您的东西。我现在最遗憾的是再也无法看见您了。”陌生的称呼,瞬间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擎天柱刚想要说什么,却看见你掏 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自己,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远方树林里的鸟雀飞走了。

鲜红的血染红了擎天柱的光镜。

阳光终于照在了你的尸体上。擎天柱又想起来在这里遇见你的时候。可现在那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再也无法出现在你的眼睛里了。灰色的颓废感笼罩了你被太阳映照成金色的脸上。


擎天柱把你的尸体带回了基地。
“也许这是注定的吧。”救护车看着你的尸体有些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她一直是个骄傲又在乎外表的孩子,也许这才是她的归宿。”大黄蜂难过的发出一阵音节,好不容易止住的清洗液差点又要流了出来。擎天柱只是一言不发的拿出了你留给他的东西——是她生前一直使用的那个打火机。



不知多少年之后,汽车人终于回到了他们的母星赛博坦,也终于与霸天虎们友好相处。赛博坦久违的进入了和平时代。
就在一天,击倒在闲逛时发现擎天柱坐在那里定定的看着什么,准备去打个招呼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冷静理智的汽车人首领光镜里竟然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东西。击倒眼尖的看到了他手里拿的那个小方块,以及上面刻的一行字:
“Can't be your sun, just be your shadow.”

“Well,看起来这个伟大的首领在地球上欠了笔风流债啊。”击倒心想。



这篇拖了挺久啊,抱歉抱歉。



以后更新估计还是不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本事来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够




还有还有!只看文不评论的人长不高哦!我要评论要小红心小蓝手!!!

最近好像很流行这个耶,那我也来,小透明不虚


对了,忘了说,这个没期限的嘿

这次闲的没事刻的,很久没刻了,手生不少,发到lofter上晒下。
Ps.图没印好别介意

我是不是很久没更新了?!【惊醒

对不起,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捂脸

心情不好瞎几把写

这种结局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人类是群居生物,这一点谁都是了解的,为此他们尝试着为你制造一个正常的人际交流圈。无论是谁都是在尽力的。
但这种结局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谁都没有想到的。



“明天啊明天请不要到来。”
“怀念过去。”
“给我破坏掉吧。”
“怀抱着爱,这是愚者的旋律。”
“Hurt each other”
“迷失于不存在的自我救赎。”




一句又一句,重重的敲击在心脏上。
没有人愿意往黑暗的房间里看上一眼。




太难看了,你心想着飘在空中看着房间里的自己。
应该再优雅一些的,你看着飞溅到墙壁上的血液想着。
没人会喜欢的,你看着人们把你的身体从房间中取出来想着。
弄得到处都是,很不好收拾吧。你看着尝试着清理你的身体的人想着。
果然不应该是这个角度。你看着人们将你的身体放入焚烧炉中想到。
啊,不存在了。你看着那个小盒子想着。
明天不会再到来了。
你想着,然后破碎融入空气中。







我是不是过气了【抱团思考】为啥我的文没热度,还是因为是图片没人想看?【翻滚】算了算了人生重来吧【举枪

这次更新晚了我的锅,我这周忘记把手稿本带回去了就没更新,这几天说回寝室就更新老忘记,今天终于想起来了。





还是老规矩
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看不清可评论,我会重发







这次的表情包依旧来自:@一花真由 

好想,参加

大洗耳:

👏👏👏来参加活动吧!

Bsesi:

占TAG抱歉!周年庆活动第三次招募ON!

【詳情請翻一招二招微博Ohttp://weibo.com/5053956045/FhIZkgBCE?type=repost#_rnd1504612976716

因为之前的活动主题太误导人了,這點沒講清楚很抱歉!【不是只能画七人类,其他怪物和角色是可以畫的,只要表現七個中的其一“品质”即可】

現在主要原因是人数不足,急缺画手!

當然,文手還可以參加,要求具體看一二招

限色分配不再由骰子随机分配,选你一个自己喜欢的颜色来涂限色XD!【一个色系27人,满了不能选,目前紫色毅力即將满】【只能通過審核再使用群文件的色板】

参与方式还是老方式,填写以下表格发送至邮箱1604212273@qq.com,審核參加信通過了會拉你入活動群。


昵称:

微博ID/LOTF ID:

QQ:

項目(圖/文/視頻):

【微博或者LOFT如果是無內容的號會忽視。】

【沒有QQ的可以填twitter或者tumblr賬號ID!】

截稿期為9.13,交稿請給白熊管理員或者群主阿病!

【感謝圖中一招二招的大家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