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是韩文清太太!!!

TF狂派/每天都想拆小红/乙女写手/性向是非人类/混乱邪恶谁骂我我就骂回去

你妈妈是谁?

hhhhhh可爱

🐙:

   
 
她怎么把你生的这么好看!


     
    
看完荆棘王冠不敢写老叶了,所以嫖了小周【…


 


 


01


小礼堂的屏幕上不停闪动着毕业生自制五毛钱视频,从苦海逃出生天,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带笑,傻逼兮兮的讲述着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会发笑的话。


告白的,示爱的,立志脱单的,誓死收复台湾的,少年人试图抓住高中生活的尾巴,似乎要将一年的苦闷在离开前统统发泄。


“这三年来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镜头前的女孩歪着头想了想,“没有钓到下届那个风骚的学弟。”


台下一阵骚动,嬉笑声中有个名字不断被提起,嘈杂像潮水一般四散。


“离校之前,有什么话想对学弟学妹们说?”


女孩眨眨眼,秀目清澈,对着镜头促狭一笑,“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礼堂里掀起一阵高潮,好事者不断回头寻找被点了名的风骚学弟。坐成一列的某班级最后,一个站在不远处的男生双颊泛红,眸中含水,好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02


以上情景都是我脑补的。


给高二学弟学妹放纪念视频的时候,我压根没回学校,高考刚完就买了机票去外地浪。


罗米良在电话里给我描述的绘声绘色,还着重讲解了一下大庭广众被Cue的周泽楷表情那个娇那个羞。


“请你清醒一下,”我十分冷静地打断他开始泛滥的敏感词,“那是周泽楷,屁事没有就朱唇微启面先红,被告白后引起强势围观的情况下,脸红不要太顺理成章。”


电话那头的人很痛心的跟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他肯定对你也有意思,你再使使劲这事就成了。


我让他可拉倒吧,我热脸贴冷屁股贴了一年,都快面部血液不循环了,要是还不死心,再折腾出个面部神经坏死就得不偿失了。


反正我都要滚去大学燃烧青春了,他也是马上出道打比赛走向人生巅峰的人。本来就是天差地别的性格,又走上迥然不同的路,匆匆落幕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


没爱到的,都是岁月留下善意的残缺。


 


 


03


人们常说: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


对此,我感触良多,因为我这个人就是如此庸俗,我就是喜欢周泽楷的脸。


第一次见面大概是高二上学期期末,这个时间离他入学有点远,正常来讲此时高二高三的学哥学姐对鲜嫩新生的痛下杀手应该告一段落,周泽楷三个字早已威名远扬、如雷贯耳,偏偏我心如止水,纹丝不动。


必须要解释一下原因,在我初来乍到那阵,高三一名学哥也在我们这一届颇有盛名,人称S高吴彦祖。


彼时我还是一朵娇嫩的高一新生,小姑娘不懂事,刚一听说就火急火燎的跟着一群女生跑到球场围观帅哥,然后看见了大我两岁的发小在操场打球,烈日下不停地奔跑、跳跃,忙得像条死狗。


这种心情真是太恶心人了。


至今我仍觉得特意带上新配的五十度眼镜的自己像个傻逼,从此对民间认证的帅哥一概敬而远之。


 


后来我细细想过,大概周泽楷不喜欢我一大部分原因应该就是初见,我的角色设定实在是不讨喜。


想必大家曾都对风纪检查部门深恶痛绝……


我堂堂学习部部长,替私交甚好的卫生部部长临时代个班是多么的正常合理。


在进入高一某班级没几分钟后,我就黑面煞神般的揪出俩人,一个发型不合格,一个校服不合格。


说实话有点违心,平时我也根本不care这些校规校纪,顶多在特定的时刻装装孙子。但面对学校每月的风纪检查,老娘这么奔放的灵魂都有所约束,你们居然还敢放荡不羁的浪,扣分!


听过一句话没,有朝一日权在手,天下全是我走狗。看着一群惶惶不知所措的青瓜蛋子,我心中暗爽。


正春风得意呢,一个品貌非凡的尖货撞入眼底,这真真有些惊鸿一瞥石破惊天,十里春风不如你的味道。


我压下心底的惊艳,努力平静的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就有个笑嘻嘻的声音强势插入,“黎老大,您又戗行来了?”


竟有刁民打断爷的好兴致,我斜眼一扫,嗬,旁边的这不一个月前刚收的小部员么。罗米良本也算是个清秀的长相,两厢一比霎时间黯淡无光啊。


“胆肥了,竟敢讽刺本王。”


他悄悄的扫了眼台前的班主任,嘴上不闲着,“您不是专抢文艺部的活么,现在要一统三部,协理六宫了?”


“再墨迹直接赐死。”


“喳。”


我敲了敲小帅哥的桌子,“袖子给我看一眼。”


最近流行一种把校服袖口皮筋松开的穿法,众人纷纷效仿。此检查中被一个个揪出,赠送主任批评加扣分的双重套装。


我致力于把校服穿的亮眼,刷尽时髦值,但没觉得这穿法多好看,不然立马有样学样。


眼前的小哥不仅颜值高,而且穿戴干净利索,让人连个错都挑不出。我撇撇嘴,掏出扣分条。


“你叫什么名字。”


他似乎没想到这一遭,稍微有点惊慌,眼眸如小鹿般懵懂,“周……周泽楷。”


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民间评审团的审美有了长足的进步,不错。


我刷刷落笔,字迹极为做作的优美,答考试卷都没这份心思。


撕下单子,放到他面前,“表扬条,查了那么多人到现在就开了俩,找你班老师领赏吧。”


不过有没有效力就另说了,为了让他记住我,我还在负责人那栏写了自己的名字,啧,真是煞费苦心。


内心自我表扬着,我志得意满的离开。


 


 


04


回去向八卦党询问了下细节,又去套了套罗米良的话,接下来的作战方针就十分的单纯美好,狗血烂俗,以及没脸没皮。


遇到帅哥怎么办?


上!


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然难道等着别人捷足先登后,卷着珠帘迎风落泪么?


 


得到小罗同志如此高配置的僚机,简直像得到了整个世界。


对话框里还停留着罗米良一个霸屏的抖眉猥琐表情,我没去管,直接开了淘宝定了个荣耀满级账号,同城卖家,二十四小时到货。好,越快越好。


召唤师小萝莉手握法杖,蓬蓬裙摆看起来萌萌哒,实则很考验操作。


“你太套路了,”小罗同学这么说我,“多点真诚好么,自己练个号会死么?”


“学业忙,没空。”


“没空还搞对象?!!”


“除了泡他,我心无旁骛。”


“……”


花了一个月苦心钻研这个游戏,以前辗转过几个游戏,玩的还都是召唤,此时自然上手飞快,玩熟了技能就天天泡在竞技场PK。


罗米良说的没错,太套路太功利,但极有成效。


周泽楷顶着一张好学生的脸蛋,游戏水平居然极高,遇上只有被吊打的份。但身边的几个也就是一介凡人,我在小罗同学的介绍与拉关系下,和凡人们PK几次,成功的加入他们的小团体。


至此,我们成了校园偶遇,相逢一笑的关系。


从开始到现在都太过顺利了不是么,才让人凭空的生出一种无往而不利的错觉。


 


 


05


我真的不知道周泽楷会喜欢什么性格的女生,刚去的那几天还装了装矜持。可是比矜持永远是比不过他的,坐他周围好几天,就得了两个甜甜的笑容,虽然很好看。


我独断的替周泽楷决定了取向,他必须喜欢开朗热情的,不然两个闷葫芦在一起得憋死。


于是,我自由奔放了起来。同时发现周泽楷真的是很内向,很害羞的性格,男生之间经常会听到的黄色笑话他都会脸红。


我觉得新奇,有次趁他身边没人问他,“小周,我发现你好像很中意神枪这个职业,几个号都是枪手。”


“恩。”他点头,眼睛黑亮亮,里面荡着纯真让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下面的话。


还好我脸皮厚,不然一般人可没这份定力。


“你是射手座把,”对他挑挑眉,“这么一看还挺有‘慧根’的。”


随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眨眨眼,耳根子一点点的红起来,染满整个白皙的脸颊,嘴唇开开合合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卧槽,可爱……


我发觉,我喜欢周泽楷,不光是因为他帅,更是因为他纯洁,那大概是我最缺的东西……


调戏周泽楷这事简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那时我还不知道未来的人们会尊称这个寡言的少年为“枪王”,也不知道自己一语成谶,提前好几年就预示出这个色气满满的称号。只记得当天在小罗的怨声载道和周泽楷疑问的眼神中自己连连手滑,脑内滚动着满屏的马赛克。


你说,周泽楷自.慰的时候,会不会羞的整个人跟只煮熟的虾一样鲜艳欲滴?


 


 


06.


繁重课业压抑的年纪,一点风言风语就会席卷为滔天之势。


下学期刚开学,我有次在路上遇到周泽楷,他精神不是很好,眼下挂了点青色,一向黑白分明的眼中也有红血丝。


还是帅的,美人在骨不在皮,毕竟底子在。但是脸好也不能这么挥霍啊,我为他的漂亮脸蛋心痛。


回家就把小姨从日本带来的眼药水和几个眼罩包了个小盒,第二天送给了他。


那个时候代购还没有现在这般在朋友圈刷屏,外国的玩意总被蒙上一层莫名的高级感。


大概是被哪个多嘴的看见了,我向周泽楷表白,送礼物,周泽楷没有拒绝之类的流言传的到处都是。


简而言之,我火了。


原本我在我们年级其实就挺火的,现在我算是火遍全校了,全借周帅的光。


有人说之前的新年联欢会上我们就勾搭到一起了,就是我在台上唱完歌,周泽楷给我送衣服那回。


没有名字的罗同学哭瞎在周帅的运动裤下,明明给我送衣服的是他,周泽楷只是他被我威胁后一同带来的福利。


随后还被人扒出我和周泽楷走得很近,常常一去网吧,该网吧还有包间,包间里还有床。


我瞠目结舌,人民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心有多大,脑洞就他妈有多大。


事实上,从上学期期末开始,我和周泽楷基本就再没什么联络。我要准备期末考试,很忙,生活充斥着眼前的苟且和未来的苟且。


等我行完苟且之事,周泽楷已经去本地的战队的训练营,追寻他的诗和远方。给我留下的只有QQ上久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留言,“期末加油。”


一个冬天只在网上偶尔说说话,没有见面。


现在事情的走向真是让我惊了一悚。


没关系,反正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请大家努力误解我、诋毁我,最好能让那些对周泽楷有意思的妹子们退避三尺。


 


 


07


后续发展就像脱肛的野狗一样刹不住闸。


走在校园的路上经常会感受到几道隐晦的目光,一开始我还觉得芒刺在背,而今已经习以为常。


我在年级的名声本就毁誉半参,年级第一的女学霸跟我很不对付,出了这事,有几次甚至当面就长枪短炮、冷嘲热讽。我一个正值妙龄的美少女,被人骂龅牙实在是不怎么样的体验。


牙关紧咬,舌尖忍不住去舔舐两颗门牙,我稍微有些兔齿,平日已经很注意笑的时候用手遮挡,被人青天白日的指出,免不得又羞又恼。


“观察的挺仔细么,”我回以冷笑,“You are a fan , you know?”


不亲身经历我还不知道身边有如此多的文学大家,言语犀利,像尖刀一样刺进敌人的心脏。


还好老师都比较善良,在学校只要成绩好就属于特权阶级,搞点不太过分的新闻都是可以被谅解,甚至有开明的老师还会明目张胆的拿出来开玩笑。


所以说朋友们,读书真的很有用,有时候甚至会成为保底的王牌。


烦心,自习课没了学习的心思,瞅了空当偷偷溜出教室。


 


本该是上课时间,校园空空荡荡,看不到一个人。


日落前的阳光慵懒,漏过指尖的风都温柔起来,高大的梧桐郁郁葱葱,被光的投影洒落在地,一长条。


肩膀被人拍了拍,一转头,居然是周泽楷。


“……你怎么在这?”时间离下课还早。


“看见你下楼。”


“不学好啊小周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


“一样。”


孩子学坏了。


我斜眼看他,他正抿嘴笑,眼尾弯弯,在阳光下像个小天使。


没问他追出来干嘛,两人并肩走了一会,我突发奇想的问他,“我的牙很明显么?”


周泽楷慢慢眨了眨眼,“兔子?”还安慰意味的摇了摇头。


看来是很明显了,我可不可以不要脸的曲解为心有灵犀一点通?


路过小卖铺的时候,周泽楷让我等一下。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说他不光很好看,人也真的很好啊,别人觉得我配不上他也是有道理的。


不过我好歹也算才情兼备、色艺双佳,就算性格不讨喜、脾气臭了点,但几点综合,周泽楷要是愿意屈尊降贵,打打折,没准也差不到哪去了。


我好像真是挺厚颜无耻的哦……


男孩远远的走过来,身形笔直,比我们初识高了不少。他边走边把手里的包装袋拆开,到面前时,正好抓出了一个放到我手里。


我定睛一看有点无语,大白兔奶糖。


周泽楷的眼睛亮亮,很期待的样子,像一只等主人摸头的大狗狗。我被他感染,稀里糊涂觉得这好像是件让人挺开心的事。


“谢谢啦。”我剥开白色糖纸,把奶糖扔进嘴里。


他嘴角完成一个优美的弧线,轻声对我说,“加油。”


我不知道这句加油是怎么冒出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愣愣的点了点头。心想周泽楷语文作文一定学的不怎么样,文不对题,狗屁不通。


我问他,你知道么这几天有你的爱慕者上门撕我,并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于情于理都占全了,说的人潸然泪下,让我觉得自己和微生物一般渺小。


他很紧张的模样,眼睛一闪一闪,说对不起。


我被闪的五迷三道,赶紧表忠心,没关系没关系,她们吓不着我,毕竟我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谁知他摇了摇头,很不好意思的说,你很好。


突然被发了卡,我有点方。


没开玩笑,我真的很方,而且从来没这么方过。心跳极其不规律,像被魔法加成击中一样进入眩晕状态。


“小周,你说我要是真的喜欢你,怎么办。”


金色的阳光渡在他脸庞,翘长的睫毛如同飞舞的蝶一般抖动,少年白皙的耳垂晕开一道红。不知怎么,我这个学姐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不管是远处还是近处的风景太都美,美得让人觉得一切顺理成章。


可惜我没等到他的答复。


他说,“灿灿,该回去了。”


 


 


08


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绯闻还没过去呢,周泽楷要退学这件事又闹得沸沸扬扬。


听了几个花里胡哨的版本,其中一个揣测学校施压,棒打我和周泽楷这对苦命小鸳鸯,两人中必须离开一个。


我差点笑出声,先不说学校有没有无聊到做根大棒,首先我和周泽楷也不是鸳鸯啊。


这几天我明里暗里试了他的态度,不答应,不拒绝,战略性的撤退回避状态。不得不感叹,周泽楷此人实打实的芝麻汤圆一个,面白心黑。肠子弯弯绕绕,脸上就露个青涩的笑,还他妈特好看,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作为当事人之一,被他的年级主任请去喝茶,尽管我发自肺腑的觉得一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主任恨铁不成钢的教训周泽楷,“那个黎灿灿有什么好的,比你年龄大不说,一个姑娘家家的一点都不知道自重……”


中了满身枪眼,宝宝委屈,为什么教育他还要骂我。


“老师,”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泽楷突然打断她,“我们不会在一起。”


听到少年清朗的声音我心里先是一松,随后又慢慢收紧,痉挛般的一抽一抽。


张嘴吸了几口凉气后,我面带微笑的敲响了门。


 


爸爸您说的都对,我不该纠缠周泽楷同学,以后一定重新做人。


我奴颜媚骨的承认错误,被打完左脸自觉的把右脸送上去。


和周泽楷被一起放出来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眼中明明一如往日的漆黑,却像只受伤的小动物。


要搁半个小时前,美人一皱眉,我就能为上其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可现在我痛下决心,决定好好爱惜自己这张老脸。


“听说你要去职业圈混了,祝你梦想成真,加油。”我对他笑的一脸公式化。


生物学过,构成心脏这一器官的主要是肌肉组织。所以才会在剧烈运动后,产生肌肉拉伤般的疼痛。


 


 


09


不是没有收到过道歉,但很明显这个小笨蛋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理他了。


他休学前我被路上堵过几回,都是他磕磕巴巴的说了句对不起就自己先慌了神。


我捂嘴轻笑,告诉他没什么,别往心里去。


他来学校的最后一天,我没去送他,什么都没说,甚至楼都没下。知情人士罗同学说我心太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我让他滚蛋,老娘要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了,别烦老娘。


我脸皮厚,但不是没有尊严,就算喜欢一个人求而不得,也不能给他跪下。


失恋算什么,几个月一过,黎灿灿还是那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心狠手辣的贱人。


第二天,某个不愿意透漏姓名的贱人看着桌面上的大白兔奶糖,趴着哭成了傻逼。


 


一年前若是有人告诉我:未来某天你会一门心思的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我一定呵呵他一脸。


只能说,人生真的很奇妙,很刺激。


我把刘海留长,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烫成波浪的发尾也不再打理,任它野蛮生长,然后在理发师的剪刀下灰飞烟灭。放在床边的吉他落了一层灰,新年联欢会我坐在台下,拍手感叹江山各有才人出。


主任见了我就笑,说我终于像个青春活泼的女学生,以前弄得活是个社会小青年。


唯一不变的是,我仍然对她的审美敬谢不敏。


“这叫微瑕不掩绝色。”我指着自己的脸跟她们说。


“只看见了微瑕。”有人吐槽。


是那个热衷于和我打嘴仗的女学霸,她还是那么牙尖嘴利,那么让人讨厌。我们为一道数学大题争得天翻地覆,为一道理综选择吵得山崩地裂,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高三生活实在是乏善可陈,奇怪的是,我还过的挺好的。


罗米良说我在沉默中变态了,我拍拍他的肩膀,温柔的劝他不要引火烧身。


 


高考前我和几个同学订了机票,考完第二天就登机。


坐在飞机上,看窗外的层层叠叠的云层,觉得自己6翻天了。


不管考的怎么样都不复读了,我笑眯眯的对着镜子涂上口红,灰头土脸果然不是我的风格。


幸运的是,我考的很好。


没干掉那个一直压我一头的学霸,但这个成绩也可以去我爸妈面前讨份大赏了。


班头虽然总骂我,但我知道他是真心对我好,回了上海就收到他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满心欢喜的赴宴,被带到学校对面的面馆。


大概是我下飞机的方式不对。


谈笑间,班头突然问,和那个小学弟怎么样了。


我差点把面条从鼻子里喷出来,这都哪辈子的事了,怎么突然提起来。


“他这几天回学校好几次都没找到你,你也忒没良心了。”


我垂着眼不答,用手里的筷子挑着面。


“那真是一挺好的孩子,“他叹气,”你俩那事传的满城风雨的时候,他来找过我,说你俩没在一起,他怕耽误你,一切都等你高考完再说……”


我手一松,筷子应声落下,“啪嗒”一声。


班头饱含深意的看我,让我快吃,吃完快滚。


 


 


10


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久违的登上QQ。


一个默认的企鹅头像不停跳动,我抖着手点开。心很方,如同一年前那个春日的午后。


对话框里的五号宋体小字,戏剧化的黑白分明。
     


“灿灿…”


“我有话想对你说。”


 


 


Fin


 


 


本来是BE,强行改成了HE


现在写的傻白甜,都是当年逝去的青春。


 


 

评论

热度(32)

  1. 幽兰是韩文清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可爱